重回童年‖白昼月光

梅州助孕包成功 2023-02-09842未知admin
广州代孕任何办理户口,广州过年供卵试管能做吗,

一、

酷热的夏季步入尾声,布尔津收获的季节开启。

阿里木从床上爬起来,阳光穿透落满沙尘的窗玻璃,照在那棵瘦骨嶙峋的橘子树苗上,橘子树是阿里木用自己吃出来的橘籽种出来的,已经长出五片叶子,第六片叶子也已经冒了头,这是他第一次自己种一棵树苗出来,在窗台上,以前,爷爷说小孩子睡觉的窗台上不能摆放植物,夜里植物会跟小孩子抢梦,对此,阿里木深信不疑,可他还是偷偷种出了一棵橘子,因为村子里其他小孩睡觉的窗台上都有植物,有的是蝴蝶花,有的是山杏树,有的干脆就是从路边挖回来的芨芨草或是梭梭树,阿里木看到自己的橘子树,心里隐隐有一种优越感。他从床上爬起来,踮脚进了烧饭的草棚,从灶台上的大铁锅里掏出一个油塔子,两只手来回倒腾,同时不停吹着,以期迅速降温好不至于烫手。这是妈妈出门前做好的,天一亮,阿里木的爸爸妈妈就跟着村里的骆驼队进城了,他们要赶在季节到来之前卖掉最后一批蜜瓜,运气好的话,当天卖完就可以赶回来,运气差些,就要等一两天,这期间,阿里木本来可以去爷爷家吃饭的,毕竟都在一个村子里,可是阿里木还在跟爷爷生气僵持着,他已经好几天不去爷爷家了。

阿里木明年就满七岁,到了入学的年纪,前段时间爷爷说要开始教他识字,阿里木虽然有些不情愿,但知道这是必不可少的环节,早晚都是要学习识字的。爷爷用粉笔在堂屋的石灰地上教他写字,开头两天还好,到了第三天,因为一个“小”字,爷孙之间发生了争吵,起因是阿里木将竖勾往右拐,爷爷说“这个勾是朝左边的,怎么能往右拐呢”?

阿里木一脸不服,说往哪边拐不都是拐,我偏要往右拐。

爷爷气得脸通红,骂道,笨蛋,不长脑子。

阿里木很少被骂,一时间接受不了,丢下手里的粉笔跑回家去,他心里发誓再也不去爷爷家了,再也不想搭理那个老头。

大人们去城里卖蜜瓜的时候,已经是阿里木跟爷爷冷战的第八天,他吃了几个油塔子,觉得妈妈的手艺远不如奶奶,即便用了同样的花椒粉和羊油,他有些纠结要不要去爷爷家,从小到大他几乎是天天要往爷爷家跑几趟的。

阿里木吃饱喝足,太阳也已经升起老高,他带上自己用毛柳树枝做成的弓箭出了门,迎面的风中裹挟着夏日的余热,白桦树阴下有几个人急匆匆往村东跑去,看上去正是爷爷家的方向,于是他也一点点靠过去。

爷爷家门口围着许多人,隔着老远,阿里木看见二叔三叔上了一辆白色救护车,随即车门一关,鸣笛而去,围着的人群渐渐散去,阿里木凑上来。爷爷家的大门是沙枣树跟沙棘树的树枝编织而成,土墙上一排仙人掌长得旺盛,此刻院门开着,院子里有两棵树,一棵是杏树,另一棵是枣树,杏子已经采摘完,只剩下青翠的树叶,枣子尚未长成,满树青涩的枣子在风里欢笑。

奶奶在屋门前的竹椅上坐着,脸上有些呆滞,不知道在想什么,以至于阿里木走到了跟前都没发觉。

“奶奶,你怎么哭了?”阿里木看到奶奶的眼角有尚未消失的泪痕。

“哦,阿里木来了,奶奶没事,今天风有点大,刮得睁不开眼。”奶奶擦了擦眼角,脸上挤出一丝笑容。

“爷爷呢?”阿里木的印象中,爷爷是个永远闲不住的人,这时候应该在院子里侍弄他种的那些萝卜和白菜,而此刻,他并没有看到老头的身影。

“你爷去城里了。”奶奶说着,她又揉了揉眼角,站起来,从南墙晒菜的架子上托起一个笸箩来,里面是新晒的地瓜干,鸭蛋黄般的地瓜干一条条整齐摆放在笸箩里,拿一根放在嘴里嚼着,又韧又甜,有了吃的,阿里木瞬间忘记一切。

阿里木在院子里帮着奶奶给白菜苗捉了一上午虫子,中午就在竹椅上睡一觉,下午又去村边自己耍了一阵,太阳西斜的时候回来,看见隔壁家李奶奶的大黄猫正蹲在爷爷家的西墙跟抓耗子,西墙跟有一排耗子洞,他以前经常看到大黄猫叼着一只耗子从墙根走回去,趾高气昂的样子像极了动画片里骄傲的将军。

李奶奶一个人生活,唯有这只大黄猫作伴,阿里木经常看到李奶奶坐在自家院门前,大黄猫趴在她的脚边,李奶奶时不时抚摸它身上光滑的皮毛,猫就会眯起一双眼,将身体摊平在地上,享受着抚摸。但李奶奶的眼睛并不看向眼前的猫,她总是轻轻念叨,大黄啊,你去哪了?

大黄是另一只橘猫,阿里木曾经听李奶奶的外孙女娟子说过,那只叫大黄的橘猫是李奶奶从小喂大的,后来被娟子的外公卖掉还了赌债,李奶奶对此耿耿于怀,终生不能忘记。尽管她身边的大黄猫也是一只橘猫,可总不是她记忆里的那只橘猫。

大黄猫有时候也许能够感到自己主人的想法,知道自己并不是主人思念的橘猫,于是它挣开李奶奶的手,站起来,抖一抖身上的毛,走开了。

二、

阿里木再次看到自己的爷爷时,老头是被人用一块白布遮盖着抬回来的,爸爸妈妈还有二叔三叔,家里那些逢年过节就会看到的亲戚们聚集在一处,爷爷一直被白布盖着,妈妈说爷爷的样子有些吓人,所以没有让阿里木看见。

爷爷的样子怎么会吓人呢?阿里木有些不相信,但他想起以前娟子说她曾经看见在病床上咽气的自己的外公,老人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想要呼出一口气,皮肤的褶皱里榨出最后一丝血色,那一刻,她心中的恐惧代替了悲伤,阿里木心想,或许爷爷回来之前也是这样的吧。

爷爷死了,妈妈说,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,阿里木有些不相信,他去问奶奶,奶奶眼角的泪痕怎么擦也擦不干净,于是她放弃了擦拭,任凭泪水顺着脸上沟壑的皱纹流下来,奶奶说是呀,以后再也见不到你爷爷了。

爷爷会变成天上的星星看着我们吗?阿里木抬头问奶奶,奶奶摇了摇头,她不信这个,阿里木也不信,这只是隔壁娟子外婆的说法,她说死去的亲人会变成天上的星星看着自己,阿里木想,天上的星星那么多,地上的人也那么多,怎么找得到自己的亲人是哪一个呢?死去的亲人一定是去了另一个世界,这是爷爷生前告诉自己的,于是他又问奶奶,爷爷是不是也去了那里,可这次,奶奶依旧摇头,阿里木不明白,奶奶什么都不相信,难道奶奶真以为再也见不到爷爷了吗?不会的,阿里木开始回忆爷爷给自己讲过的那个传说。

死了的人会往北去另一个世界,那个地方很远又很近,穿过县城,在布尔津的北面,再穿过一片只有沙漠和石头的山谷,有一片冷杉林,林中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湖泊,太阳升到正中的时候潜入湖底就可以找到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,这扇大门只对死去人的灵魂开放,而活人想要通过,就必须点亮门前的七彩灯,传说,只有白天的月光才可以点亮七彩灯。阿里木攥着拳头暗暗说自己一定要找到爷爷的灵魂,可是他不知道去哪里找白天的月光,这让他很苦恼,整天恹恹的。

到了第三天,爷爷的小院子里有人用白布挂起帷帐,中午过后,村子里的人陆续过来,开始是一些年纪比较大的,都是夫妻两个一起来,女人会将装有五个馕和一些茶叶、方块糖的布囊交给奶奶,随后被爸爸妈妈分别引向两个屋子,男女分开,屋里的长桌上早就摆好了馕、油香、馓子和方块糖,但这些平日里极具诱惑力的糖果,现在却不能引起阿里木多大的兴趣,他一心琢磨着怎么寻找白天的月光,为此,他问了很多人,村子里上了年纪的老头,但每个人都不屑一顾,有些人还会叹口气,说这孩子一定是想自己的爷爷想到傻了,连这种毫无根据的传说故事也会相信。

果然,阿里木心想,正如当初爷爷告诉自己的那样,他不必刻意保守秘密,因为大人们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当真反而会说他生病了,大人们总是相信自己的眼睛,只有爷爷告诉他要相信古老的传说,可是这传说里并没有告诉他怎么得到白天的月光,月亮和太阳不会相遇,月光只有夜晚才会出现,白天,他连见都不会见到月光,又怎么去获取呢?

夜里,阿里木坐在窗前,他盯着天边高高挂起的月亮,还有几天月亮就圆了,此时的月光银灰一般撒在大地上的每一个角落,包括他面前那棵瘦弱的橘子树,第六片叶子已经舒展开来,油亮的叶片在月光下泛着新鲜的绿意,难道就是这棵橘子树抢了自己的梦?他想,自从爷爷走后,他还没有做过一个梦,以前他也很少做梦,但那时候他不在乎,现在,他迫切的希望爷爷出现在自己的梦中,可是自己的梦一定被这小东西抢走了,他盯着橘子树,想着要不要将它连根拔起,那样自己应该就会做梦了。

你别动手啊,我好不容易长出了六片叶子。

谁?是谁在说话?阿里木一个激灵,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是我呀!

阿里木看到眼前的橘子树晃了晃,最上面的两片叶子随即左右摇摆起来,屋子里没有风,所以,橘子树在跟自己说话?

我一定是疯了,阿里木揉一揉自己的眼睛,那两片树叶不动了,但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来,你没疯,就是我在跟你说话。

你怎么能够跟我说话,你是妖精吗?

妖精?这个称呼不好,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,至少也该叫我精灵吧。

精灵?是你偷了我的梦?阿里木依旧记得爷爷跟自己讲过的传说故事。

是我,你们人类的梦太多,而且好的坏的很难区分,对于你们这些小孩子来说,许多噩梦都给你们造成困扰,常常会大半夜被噩梦吓哭吓醒,于是我们这些精灵会藏在窗台的植物上,等夜里那些噩梦袭来的时候,我们负责把他们收走,这样你们就可以安心睡觉了。

原来是这样,阿里木心想,原来精灵们偷了他们的梦是在帮助他们,而不是自己理所当然以为的那种掠夺,看来很多事情不能光凭自己的主观判断。

橘子树说原本他们是不会主动跟小孩子说话的,可是刚才他感觉到阿里木有了要将自己拔掉的想法,惊慌之下这才主动开口说话。

你想去找你爷爷?

你怎么知道?阿里木大吃一惊,随即想到橘子树刚才说可以感知到自己的想法。

你应该正在寻找白天的月光吧,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,我就可以满足你的这个愿望。

什么事?

只要你答应不把我拔掉,让我继续在窗台上生长就可以。

就这个?

就这个。

可是我不敢保证妈妈会不会哪一天看不顺眼就把你给拔掉了,虽然这种可能不大,但你也不能一直在这里生长下去呀,毕竟是在屋子里,你要是长成一棵大树怎么办,会把房子撑开吗?

你不用担心这么多,明年三月份你就满七周岁了吧,那时候你就不需要我了,我会去找别的孩子,那时候你就可以把这棵橘子树拔掉,如果你依然坚持这么做的话。

阿里木想了想,他现在原本就不打算把橘子树拔掉,毕竟是自己辛苦种出来的,只要等到明年三月份,似乎也没什么,于是爽快地答应下来。

见阿里木应下来,橘子树开始浑身剧烈的抖动起来,透过窗子照进来的月光仿佛都变成有形的活物,纷纷钻进橘子树的叶片中,大约过了一分钟,最上面那片叶子从橘子树上脱落下来,像是被什么托着,轻飘飘送到阿里木面前。你拿着它就可以找到你的爷爷。

阿里木将叶片接过来放在手心仔细观察,虽然看上去绿意鲜活,可也只是一片叶子,这跟白天的月光有什么关系?

等你需要用到白天的月光时,你就把这片叶子拿出来,自然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,橘子树自信满满说到。

解决了最大的一个问题,阿里木现在已经有足够的底气思考下一步的行动,按照爷爷说的故事,那个地方虽然不是很远,可来回也要好几天,尤其要穿过那个寸草不生的山谷,他需要准备一些水和食物,最主要的是,这段时间怎么瞒过大人们呢?

仿佛早就看清了阿里木心中所想,橘子树继续说,他们可以把偷走的梦还一部分给村里的人,这样他们就会沉沉睡去,陷入梦境中,几天几夜都不会醒过来,这段时间里精灵们会将人们的消耗降到最低,类似于休眠的状态,但这也不能持续太久,否则总会被饿死的,橘子树给阿里木定的期限是七天,七天之后如果不能如期返回,精灵们会收走所有的梦,让村民们醒转过来,到时候阿里木消失的消息就会传遍全村。

可是,阿里木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,你们不是只能偷走小孩子的梦吗,那些大人怎么办?

放心,橘子树说,他们都会睡过去的,每个大人曾经都是小孩子呀,所以我们还回去的梦可不止现在这些小孩子的,还有那些大人们,在他们小时候丢掉的梦,这样一来,村子里不论大人小孩都会睡上好几天。

当天夜里,所有窗台上的植物都抖动起来,柔和的月光从他们身体里往外飘出,村里的人一个个进入梦乡,阿里木借着月光收拾了一个包裹,他带了一些油塔子和馕,还有两个装满清水的水壶,挨到清晨,去相邻的村子找到去城里的骆驼队,跟着一起出发了。

三、

广州世纪专业代妈

进城的路并不远,穿过布尔津县也没有用多少时间,阿里木用自己的零花钱租了三轮车,小车将他载到县城的最北边,堪堪到了正午,城北的村子里常年都有骆驼队,他们会穿过荒漠往蒙古搭界的地方贩卖一些货物,再将那边的一些货物运回来售卖,一来一回也有好些天,好在阿里木不需要走那么远,他只需穿过那个山谷,在北边找到冷杉林就可以。

原本没有任何一个驼队答应带上他,阿里木好说歹说,讲明白自己并不需要进入大沙漠,这才有一个驼队答应他,找好了驼队,休息一晚,第二天清晨跟着驼队出发一路向北。

出了布尔津县的范围,又走不到半天路程,他们眼前果真是一片山谷,寸草不生,一眼望去只有沙丘和尚未风化的岩石,偶尔会有一两根枯透了的胡杨木挺立在风沙中,寻找水源的蜥蜴在远处一闪而过,留不下任何痕迹。

这片山谷占地并不算很大,只是周围的岩层格外显眼,上面有各种古堡和野兽的图案,都是天然形成,巧夺天工,淡红色的岩层将这些图案映衬得格外鲜活,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,这时候山谷深处有一种奇怪的声音传出来,有些像古代战场的号角,阿里木在动画片里听到过类似的声音,可又不完全相同,这里的声音更显嘶哑,驼队领头的大叔告诉他这是山谷地貌产生的独特风鸣,一年里有四十天会风鸣不止,现在只是间或一两声,还不到真正的风季。

穿过山谷中心正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,阿里木将头顶的围布又松了松,汗水滴落在沙面上瞬间蒸发消失,他摘下一只水壶,小心喝了几口水,继续赶路,他看到前方一丛干枯的胡杨树下有个东西动了下,因为离得近,阿里木凑上去想瞧个热闹,竟然在枯木丛里发现一只无精打采的野兔,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兔子呢,它一定是从别的地方来,想要穿过这片山谷,可惜体力有限,长久的缺水让它全身疲惫,只能在胡杨丛里喘息,如果不是遇到了自己,阿里木猜想它可能挺不到日落。

驼队并不会停下来单独等他,所以阿里木没有多余的思考时间,他将虚弱的小野兔捧在手里,喂了一些清水,带上它继续赶路,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,野兔在阿里木怀中渐渐恢复了体力和精神,但它很老实,似乎知道眼前这个救了自己的人不会伤害它,漏在外面的两只眼睛四处张望。

出了山谷,又走了大约两个小时,太阳落山,驼队不得不停下来搭起帐篷准备过夜,好在已经出了沙地,周围草地上不乏枯树枝,很快燃起一堆篝火,这堆火夜里要有人守着不能灭,这是驼队行走沙漠的保命手段,一旦火堆熄灭,很有可能招来附近的狼群或者其他野兽,而这些野兽大多惧怕火焰,有这堆篝火,他们就可以安然过夜。

人们围坐在篝火旁吃了饭,有的钻进帐篷休息,有的凑在一处聊天,阿里木将野兔放走,这里有草地有树林,它应该安全了。

坐在篝火旁,阿里木抬头往北边望去,按照爷爷在故事里说的,他们此刻已经离冷杉林很近了,于是他转向驼队的领头人问:“萨凯大叔,我们离冷杉林还有多远?”

“冷杉林?我们这一路并没有冷杉林,冷杉都是长在高山上的,我们途径所过都是平地沙丘,就算有树林那也是胡杨林或者银灰杨的树林,怎么会有冷杉呢。”

阿里木心中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,他可不想白跑一趟,于是他又仔细询问萨凯大叔,可终于还是没有得到一丁点有用的信息。

周围的人陆续都去休息了,留下来给篝火添柴的人坐在外面低着头,闭目养神。阿里木悻悻的准备钻进驼队给自己准备的小帐篷,这时候他感觉到脚边有个东西,低头看正是那只放走的小野兔。

野兔跟先前有些不同,它像人一样站立起来,两只前脚像人的两只手一样,它伸出一只来指向北边,然后自己一跳一跳的往北走去,阿里木跟在后面,走了大约十来分钟,前面忽然出现一片萤火虫,他们聚集在半空闪烁着光芒,不断有新的萤火虫自草丛里飞出,加入荧光大军,这一团萤火缓缓往前挪动,忽然一分为二,出现在阿里木眼前的是两棵高耸入云的冷杉树,像大门一样一左一右耸立着,他感到奇怪,这么高的冷杉,应该在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,可在此之前,他不止一次往这边观望,除了蓝天白云他可是什么都没看到,而现在,两棵巨型冷杉之后是一片冷杉林,原来自己误打误撞跟在小兔子身后竟然找到了真正的冷杉林,果然爷爷是不会骗自己的,这时候他低头再看,那只小兔子一闪身进了树林,消失不见,他转回身往后面看,来路一片雾茫茫,什么也看不到,就连篝火也失了踪迹,他大喊萨凯大叔,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仿佛自己处于完全隔绝的另一个世界,到了这里,他不打算后退,而是迈步进了冷杉林。

冷杉林里落叶很厚,不知道多少年了,除了最上面薄薄的一层,下面都已腐烂,所以他依稀可以看到小兔子留下的一串脚印,林中不只有冷杉,还有红松,无一不是高耸入云,林间树下长满赤灵芝、党参、麻黄,他只能小心辨认兔子留下的印记,走了许久,他终于来到一个湖泊的边缘,这湖太大了,一眼望不到对岸,湖水中倒映出天上圆圆的月亮,阿里木觉得天上这轮月亮比自己平时见到的月亮大许多,也要亮许多,月光下,湖边趴着棕熊、猞猁、草兔、沙鸡,无数的动物都在月光下安静地睡着,阿里木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,万一惊动了那些食肉的野兽,自己可就小命不保了。

他先站了一会,然后轻轻抬脚往湖边靠近,就在他马上到达湖水边的时候,一根枯树枝被他踩断,静谧的湖边,这声音刺耳且明显,阿里木头皮发麻,他知道自己怎么也跑不掉的,但等了一会发现周围的动物依旧沉睡着,有几只睁开眼睛看了看他,继续趴在那里,阿里木再次抬脚前行,终于确定这里的动物不会把自己当成嘴里的食物,他才放下心来。

阿里木在湖边坐下来,他需要休息,把状态调整到最好,否则他没有信心能够游到湖心去。

月亮落下树梢,太阳升起,天光大量,周围的鸟兽都四散而去,这时候那只小兔子又出现了,并且同样的用一只脚往湖心指了指,另一只脚伸出来,一颗红灿灿的果子出现在阿里木面前,这是送给我吃的?他问小兔子。小兔子点点头表示默认。

阿里木接过那枚果子,看上去有点像樱桃,可又绝对不是樱桃,果子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香味,他把果子放在舌尖,轻轻咬开,带着浓郁香味的汁液瞬间流过唇齿滑入咽喉,阿里木整个人精神为之一振,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果子,但这绝对是好东西,正要感谢小兔子,低头才发现,小家伙又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一直等到将近中午,抬头看看天空,阿里木纵身跃入湖水中,他奋力往湖心游去,出乎意料的,湖水柔和温暖,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费力,他在水里游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到湖心,却依然觉得浑身充满力气。

他深吸一口气潜下去,用几秒钟时间适应水下的光线,周围的湖水竟然如同一块厚厚的玻璃清晰可见,水中的河虾、哲罗鱼、细鳞鲑游来游去,全都泛着淡淡的银光,连深处飘摆的水草都发出绚丽的光芒,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,阿里木来不及多想,他继续往下潜,大约到了五米深的时候,他已经承受不了水压,他准备先上去换口气再想办法,这时候一条水草将他的左脚缠住,这水草像章鱼那般将他往深处拖去,无论他如何挣扎始终摆脱不了,很快他就喝了几口水,感到要昏厥过去的时候忽然身边一松,他呼吸到了空气,湖水跟他之前有一层气囊般的隔膜,就好像一张无边巨大的塑料布将整个湖的湖水托起来,阿里木就站在塑料布下方,周围是看不到头的白云母和紫牙乌,他置身于一片看不到边际的矿藏中,头顶湖水中游动的鱼虾和水草就像布尔津县城夜晚的灯光,将周围一切照得清晰无比。

在他的右前方不远处有一扇大门,他预感自己找对了地方,凑过去伸手摸一下大门,感受不出是什么材质,只觉得冰凉彻骨,使劲推一下,纹丝不动,这时他才发现左边那扇门有一块凹进去的孔槽,槽里一盏碧玺灯,这灯盏样式古老,让他想起奶奶家以前用的油灯,但这里没有灯芯和灯油。阿里木忽然想到了什么,将橘子树送给自己的叶片拿出来,那叶子自己直直飘向灯芯的位置,渐渐跟灯盏融成一体,化成灯芯散发出柔和的七彩光芒,光芒一层层向周围扩散,越来越刺眼,直到阿里木不得不闭上眼睛,他觉得身体有一瞬间的晃动,慌乱中再次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山坡上。

广州供卵是冻卵还是鲜卵

四、

阿里木站在一片无际的山坡上,放眼望去皆是齐膝高的青草,微风过处泛起层层绿浪,不远处有个放牛的老头正向自己招手,因为迎着阳光看不真切,但老头戴着的草帽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,于是他走过去。尚未走到跟前他就认出来,放牛的老头正是自己苦苦寻找的爷爷,阿里木由走变成跑,他高兴地飞奔向爷爷。

“你真的找来了,阿里木。”爷爷低头露出慈爱的笑容。

阿里木手舞足蹈将一路找来的经历跟爷爷说了一遍,最后问,爷爷,你能跟我回去吗?我不想你死,爸爸妈妈还有奶奶也不想你死,你不知道,奶奶的眼睛都哭肿了。

爷爷说,死去的人不能复活,他自然也无法再回去。

阿里木说,爷爷你是不是还生我的气呢,我以后写“小”字不会再往右边拐那个勾了。

爷爷苦笑一声,伸出一只手,他手上有一只小云雀。

“阿里木,你还记不记得你很小的时候,有一回我出去放牛带回来一只小野兔,你高兴得上蹦下跳,吃饭睡觉都要抱着小兔子,最后不小心将它压死了,后来你就一直吵着要一只小云雀。”

“我记得,但爷爷你后来带回来的是一只麻雀。”

“不错,云雀似乎不太适应我们那里的环境了,越来越少见,爷爷只能在这里满足一下你的愿望。”爷爷说着话,将手中的云雀放在阿里木平伸出来的手掌上。

云雀眼睛灵动,在阿里木的手上跳来跳去,却不飞走,它不怕人的,阿里木开心地说,我可以将它带回去吗?

爷爷摇头说,这里的一切都带不走。

那我回去之后可以告诉爸爸妈妈让他们来看你吗,还有奶奶,他们都很想你。

爷爷依旧摇头,说,无论你回去怎么描绘自己的经历和所见所闻,大人们依旧不会相信你的话,他们只会相信自己的眼睛,绝不会相信古老的传说以及一个小孩子荒诞的话。

阿里木有些失落,看来以后只能我自己来看望爷爷了,他说。

爷爷在草地上坐下来,阿里木挨着爷爷坐下,阳光在他们身后留下两个小小的影子。

一个人只有一次机会哦,而且七岁之后你就找不到这个地方了,爷爷抚摸着阿里木的脑袋说,即便有白天的月光也无法再次到达这里,因为这是独属于小孩子的特权,大人的悲伤会被接下来的生活忙碌所替代,小孩子对逝去亲人的思念却可以与日俱增,所以只有小孩子才得到眷顾,可以在亲人死后见到他们的灵魂,可是,阿里木很快就满七岁了,在那之后,他会有越来越多的事情缠身,也会衍生无穷无尽的烦恼,亲人失去的悲伤会渐渐被他埋在心底。

可是爷爷,你一直叫我相信传说啊,如果我以后也无法找到这里,那我还能相信传说吗?

当然要相信,传说的力量会在你的心中慢慢积累,它不一定能直接帮你做什么,却可以让你的内心保持纯粹和强大,这是一种信念,等你长大了,面对的困难和挫折越来越多,你就会体会到这种力量的重要性。

可是,我以后想念爷爷的时候,就再也看不到你了。

爷爷笑起来,说,你能来到这里,说明你已经找到了白天的月光。

是呀,爷爷你知道吗,我在窗台上种出来的植物竟然住着一个精灵唉,他们偷走我们的梦并不是盗窃,而是帮助我们阻挡噩梦,就是他送了一片树叶给我,那片树叶里存着一缕月光,不论白天黑夜都可以看到,这就是白天的月光。

你可以把爷爷想象成窗台上的月光。

月光?

就是白天也可以看到的月光啊,我会在你身边的任何一个角落守护着你,因为我存在于你的心中,明白吗?

不是太明白。

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的,但愿那时候你依旧相信那些古老的传说。

阿里木还要问什么,这时候爷爷从兜里掏出几粒浆果递给了阿里木,阿里木一把塞进嘴里,这是他最喜欢的一种野果,以前爷爷出去放牛的时候经常会带一些回来给阿里木解馋,他已经很久没有尝到这种滋味了。

浆果入口,一股清凉,但他的脑袋却昏昏沉沉起来,随即觉得爷爷在背后推了自己一把,阿里木一个激灵,瞪大了双眼,发现自己正站在窗台前,这是怎么回事,他明明找到了传说中的那个地方,自己正跟爷爷坐在草地上说话,怎么忽然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,难道这是一场梦境?不,绝对不是,阿里木看到面前的橘子树只有五片叶子,那片刚刚长大的新叶不见了。

喂,精灵,你还在吗?他尝试着对橘子树说话,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可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,并不是自己在做梦。抬头看见外面的月亮已经彻底圆满,月光洒下来,柔和纯净,阿里木会永远相信白天的月光,因为那是逝去亲人的目光。

壹点号青莽

广州性别是如何产生的,广州海外助孕,广州代怀联系,广州供卵试管,广州代妈价格,广州哪个医院能做供卵试管,广州卵巢早衰内膜薄怀孕了,

广州添宝国际助孕 Copyright © 2002-2030 广州尚素贸易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|广州市天河区珠吉路65号1层自编B102-20 粤ICP备2024192039号-1 广州助孕、代孕中心供卵、红运来公司网站地图sitemap.xml tag列表